玻璃棉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袁世凯与明成皇后的一段跨国孽缘袁世凯后宫妻妾

发布时间:2020-12-25 03:26:00 阅读: 来源:玻璃棉家厂家

袁世凯与明成皇后的一段跨国孽缘:袁世凯后宫妻妾

袁世凯妻妾成群,荒淫成性,在今天已是家喻户晓之事,但是却又很少人知道,这个清末民初时期的一代枭雄年轻的时候与朝鲜的李朝的最后一位皇后曾有一段风流艳史。这位皇后就是前段时间热播的韩国电视连续剧《明成皇后》中李氏王朝高宗的皇妃、纯宗的生母闵紫英,人称闵妃,也称明成皇后。不过,这部电视连续剧却把袁世凯与明成皇后的这段跨国孽缘给遗漏了。

1882年,袁世凯随淮军将领吴长庆进驻朝鲜。当时袁世凯年近23岁,年轻英俊,在吴长庆1885年去世后,升任为大清国驻朝鲜总理交涉通商事宜的全权代表。袁世凯设计帮助高宗和明成皇后也就是闵妃家族除掉政敌大院君,得到了朝鲜皇室的赏识。当时执掌朝鲜大权的其实是闵妃,她听从袁世凯建议,组建义勇团,并任用袁世凯为练兵大使,使义勇团成为维护高宗和闵妃为代表的朝鲜皇室的重要力量。

当时朝鲜后宫的闵妃美貌无比,有世界第一美女之称。她十分感激袁世凯帮其除掉大敌,又仰慕袁世凯的风采,便有意以身相许。袁世凯也是不甘寂寞,随即便上了闵妃的凤床。为了不引人怀疑,闵妃想出一条妙计,就是将其妹妹闵碧蝉许配给袁世凯为妻。碧蝉虽姿色不如其姐姐闵妃,但也是倾国之貌,且立志非英雄不嫁,听说要嫁的袁世凯年轻英雄,便同意了这门婚事。

过门之后。闵妃几乎每天都借探望妹妹之名来袁世凯府邸幽会,但不久便被其妹碧蝉发现。碧蝉知道真相之后十分气愤,便向袁世凯哓以厉害。袁世凯也担心与一国之母私通之事暴露之后会影响甚大,便又按照碧蝉的方法,从中国的河南带回自己的一个姨太太,谎称正室,主持家务,闵妃对此恨之入骨,便联合那个姨太太一起算计碧蝉进行报复。

不久日军开始进攻朝鲜,袁世凯被召回国,随同带上了碧蝉和她的两个婢女。回国之后,袁世凯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将两个婢女也收为侧室,并按年龄大小分别成为二姨太和四姨太,碧蝉仅排为第三。原想成为正室的碧蝉现在还经常受到大姨太的打骂,终日郁郁寡欢,喜怒无常,袁世凯自认有愧于她,也就随着她,对她的待遇比其他几位姨太太要特殊一些。

一、袁世凯之所以在异国他乡能偷香窃玉,主要是因为闵妃与大院君的生死恩怨。

闵妃和大院君的政治斗争,是100多年前朝鲜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李朝未期一段动荡历史的真实写照。闵妃是高宗的皇妃,而大院君是高宗的生父。闵妃的生存年代、弄权经历及历史地位酷似中国清末的慈禧太后。而大院君与中国清末恭亲王奕訢在许多方面也有着相当多的近似之处。但在对外部世界的认识方面,大院君与奕訢二人却大相径庭。奕訢是以经办洋务著称,而大院君却以闭关锁国而闻名。

闵妃生于1851年,奋起力抗日本侵略以身殉难于1895年,时年44岁。闵妃降生之时,自1392年建立的李朝已有460年历史,尽显末世景象。此时西教开始传入,在李朝占统治地位的中国朱程理学受到冲击,新旧思想展开了激烈斗争。而且,此时的李朝同中国清末爱新觉罗氏一样,王室虚弱到连儿子也生不出的地步,在长达50年的时间里,皇宫中未闻婴儿啼哭声。这种情况被皇族出身的大院君李是应看在眼里,记在心中,难免暗暗盘算。

大院君李是应年轻时天分很高,但名声不佳。在他青年时代,为在王室势力倾轧中求得自保,他故意装作胸无大志、浪荡不羁的样子,整日“竹杖芒鞋”,与市井无赖交相冶游。1863年哲宗去世,因身后无嗣,储位出空。李是应立即显示其非凡本色。他暗中结交各派势力,频频展开“公关”活动,终于使其子12岁的李熙入承大统,他就是朝鲜王朝第26世的皇帝高宗。于是,李是应自然而然地入朝摄政。按朝鲜祖制,以旁系入承大统的皇帝之生父得号大院君,因此前李是应已有兴宣君的名号,故称之为兴宣大院君。

大院君摄政后立即使出霹雳手段。他改组内阁,消除控制政权的戚族势力,打击党争,加强皇权。由于当时西方殖民势力已进入东亚,中国、日本先后被迫开放国界,面对如此复杂局面,他采取了一个封建专制主义者所必然采取的传统对策,便是闭关锁国。对前来叩动国门的西方势力一律视为“洋扰”,进行坚决打击,对经“明治维新”开始对外扩张的日本,他视之为“洋倭同类”。

二、大院君强硬的对内对外政策使政治对手们开始勾结起来,最为令他棘手的便是闵妃集团。

其实闵妃集团的形成也是他一手造成的。1866年,高宗即位已经三年,他虽然仍是一个童稚未脱的15岁少年,但在皇室看来却已到了大婚的年龄。摄政的大院君根据多年来外戚专权的教训,提出皇妃的人选的苛刻条件,即其本家须人丁萧条,无外戚专权之虑,候选人本身要温顺贤淑,无干预政务之心。这样一来,众多的豪门闺秀便被划到了圈外,因为豪门望族哪家男人不是三妻四妾、儿孙满堂?

寻来觅去,他的视线盯住了妻家远支的一位孤女。这位姑娘年方二八,是大院君的闵氏夫人远支族人闵致禄的女儿。闵家原本是望族,但此时已经没落。1851年的秋天,闵致禄在四面透风的草房里喜得一女。这是他的独生女儿闵紫英。紫英8岁时,闵致禄在贫寒中撒手人寰。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孤苦零丁的小紫英为生活所迫,独自一人到京城几家亲戚家走动求助,自然对世态炎凉有着刻骨铭心的体会。这种处境造就了她机巧多思、从容处世的本领。这就是她进入大院君视野后立即被选中的原因。然而,其中也隐伏着二人难以兼容的宿命结局。

1866年3月,高宗大婚,闵紫英正式成为皇妃,这年她16岁,高宗才15岁。入宫最初三年,闵妃严守国母仪制,克尽为媳孝道,很得翁婆满意。但令她不安的是,她的小丈夫对她有点敬而远之,而对另一个女人李尚宫却显示出情窦初开的少男热情。于是,便上演了妻妾争宠的连环大戏。当然,不论是古今,还是中外,帝王家的后宫争宠总是弥漫着一阵阵的血腥味。

在当时的朝鲜宫廷,围绕在高宗身边的、有机会得到宠幸的女人,除去其正职妻子皇妃外,还有名目繁多的副职、副副职,色彩缤纷众多佳丽。这些女人在名份上不能与皇妃争位,但只要得到国王喜欢,便可以晋级。如果肚子争气,产下龙子,而如果更幸运的是她儿子被选为皇位接班人而册封为世子的话,那么母以子贵,有朝一日她可能会成为后宫大腕级的王大妃。

闵妃内心产生了隐隐的危机感。但她从小炼就的遇事泰然自若的功夫使她从来不把内心的忧虑和忌恨挂在脸上。她埋头读书,排遣内心的郁闷,她将《春秋左传》及其他一些帝王治世经典读得烂熟于心,为日后弄权御国打下了基础。闵妃埋头读书,高宗却和李尚宫在一起打得火热,不久便有了孩子。1868年4月,李氏王朝喜得贵子,高宗自然高兴得手舞足蹈,其父大院君更是满脸喜色溢于言表。因为长孙出世,在大院君看来,这是皇族血脉复旺、国祚延绵的显示。于是,在一片欢呼声中,这个婴儿被赐号完和君,未来的东宫世子即此婴无疑。

三、一度被大院君视为后宫小女子的闵妃,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组织起一支强大的反对派势力。

然而,这个婴儿的横空出世,对于闵妃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打击。熟读本朝故事的闵妃,每每想起那些成为宫廷阴谋的牺牲品的女人,就不禁惊出一身冷汗。要想把握住自己的命运,自己手中就要有决定命运的权力。而此时大权在握、一言九鼎的大院君因得庶孙而欢喜若狂的情景在刺激着闵妃,她暗下决心,为了自己的未来,为了懦弱丈夫的王位,她一定要夺权。为此她开始悄悄地行动了。

她组织自己的人马,不动声色地把闵氏子弟安插到内阁各个部门,再拉笼大院君的亲旧部下,又结交清议寻找“枪手”。当时儒林中不乏对大院君铁腕统治不满的人,如名震一方的巨儒崔益铉等人,就经常纵论大院君的过失。闵妃立即指使亲族前往联络。

1871年闵妃终于得子,她兴奋异常,认为这下可有以嫡夺庶、清除头上阴影的机会了。谁知此婴儿偶然得病,大院君进山参医治,服药三天后竟然夭折,这使闵妃的期望顿时化为泡影。她痛不欲生,更加坚定地认为这是大院君有意所为,暗自恨得咬牙切齿。

此时朝鲜王朝正经历着空前的内忧外患。北方天灾,边民外逃;美国武装商船入侵被民烧毁,扬言报复,派出军舰前来攻打;德国人潜入朝鲜企图盗掘大院君父南延君墓未果;民间有人煽动造反;国家粮仓失火,损失惨重。更为危险的是,日本明治维新后向外扩张,“征韩论”甚嚣尘上。这些内忧外患,一时把野心勃勃的大院君弄得焦头烂额。

闵妃认为条件成熟了,开始出击。他首先离间国王父子关系,说服20岁的高宗临朝亲政,然后鼓动言官臣僚上疏弹劾大院君,在朝野上下掀起一股强劲的倒大院君的风潮。

大院君被这突如其来的滚滚浪涛打得不知所措,一时难以找到说得过去的理由阻止业已成年的国王亲政,遂被迫隐退云岘宫私邸。这样,大院君苦心经营了十年的政权,竟突然被尚是小女子的儿媳妇给颠覆了。是年1873年,闵妃才23岁。当然,闵妃的这一切的作为都是在袁世凯的策划和支持下完成的,也是这位美貌皇后让袁世凯爬上的李朝凤床的根本动因。

由于明成皇后初期主张开放政策,后期因奋起力抗日本并以身殉难,所以深受韩国后世人民拥护和爱戴。韩国的后世史家称她为“伟大的铁女子”。

袁世凯有1妻9妾共生32个孩子

袁世凯头上那顶“窃国大盗”的帽子,戴了一百年。曾几何时,物理学家袁家骝身上“袁世凯孙子”的身份都令官方觉得“敏感”,直到最近几年,“重新认识袁世凯”的话题才慢慢展开真实袁世凯生活的图景。

袁世凯以多妻多子著称,一共有一妻九妾,共生了17个儿子、15个女儿;17个儿子又为袁世凯生了22个孙子、25个孙女,儿孙总和达79人。相当数量的袁世凯儿孙选择在海外生活,有袁家骝这样的科学家,也有袁文重这样拿下艾美奖的动画师,留在国内的后人,则免不了受“文革”的戕害。

比韦小宝多三个妻子

袁世凯一妻九妾,比韦小宝还多三个,他活了57岁,过了50岁还在纳妾,完全是古人开枝散叶的作风。

袁世凯17岁在河南老家成婚,娶了元配于氏。公认这位元配夫人无甚过人之处,并不讨袁世凯欢心。于氏的祖父是淮阳首富,家里教女儿的原则都是封建礼仪那一套,于氏在跟随袁世凯离开河南老家之后就适应不了大世界,外交礼节中不敢跟公使握手,袁世凯冷落她可想而知。

袁世凯的“大夫人”,即大姨太沈氏,是传说中的“名妓”,资助袁世凯求功名,颇有几分传奇色彩。袁世凯年轻时两次乡试都未中,一度在上海混迹,寂寞时就去妓院,因此得以结识沈氏,两人相处不错,沈氏劝他离开上海谋出路,并且愿意资助他盘缠。袁静雪《我的父亲袁世凯》一书中如此记录这一段:“沈氏备酒送行。席间对他说明,在他去以后,她立刻就自己出钱赎身,搬出妓院;希望他努力功名,不要相负。我父亲听了以后,也就指天誓日,洒泪而别。后来,他随吴长庆到了朝鲜,果然把她接了去,做他的姨太太。”但在袁克文的文章中,沈氏的故事却变成了被拐卖到妓院誓死不从,袁世凯出面为其赎身,沈氏以身相许。袁世凯对沈氏重视有加,把她带在朝鲜以太太身份社交。沈氏流产后不能生育也并未影响她在家中的地位。袁世凯的儿女们称元配夫人于氏为“娘”,称沈氏则为“亲妈”,足见其地位。

沈氏之后的第二、三、四姨太都是朝鲜人。1881年5月,袁世凯到山东登州投靠结拜兄弟吴长庆,任“庆军”营务处会办。次年朝鲜发生“壬午兵变”,闵妃(明成皇后)请求朝廷支援,袁世凯因此随吴长庆赴朝。袁世凯很快平息兵变以帮办朝鲜军务身份驻朝鲜,娶了朝鲜王妃的妹妹金氏,金氏本以为自己是做正室夫人,没想到袁世凯一并娶了自己的陪嫁丫头白氏和季氏,三人一样是妾室,排序还是按照年龄来,身为贵族的金氏不过是三姨太。金氏生了“民国四公子”之一的袁克文,过继给大姨太沈氏。著有《我的父亲袁世凯》一书的袁家三女儿袁静雪(原名叔祯)也是金氏的女儿。

五姨太杨氏也深得袁世凯宠爱。杨氏自小父亲做生意,见识通达,也能管家,照顾袁世凯的日常起居,被称为袁府的王熙凤。杨氏的孙女、袁克桓的五个女儿在《百年袁家》一书中对祖母杨氏评价颇高:“她精明、干练、公正、美丽,深得我们祖父的信任,在中南海生活时被委以主持管理大家庭的重任……她要求儿孙好学读书,兴办实业,为国效力。她的四个儿子没有一个是纨绔子弟。”这评价当然有点主观,袁克文在《诸庶母传》里说到杨氏是:“颖敏得先公欢。”袁静雪则直接说:“她长得并不漂亮,但是我父亲对她却特别宠爱。”

六姨太叶氏最早是袁克文认识的。袁克文在南京办事时认识了这位妓女,一见钟情就要定终生,叶氏送了自己的照片给袁克文。袁克文回家给父亲磕头复命,叶氏的照片滑落掉地,被袁世凯发现。袁克文不敢告诉父亲自己在外面跟妓女往来私定终身,居然说这是给父亲物色的漂亮姑娘。袁世凯大喜派人去南京马上将叶氏接来。叶氏以为自己要嫁情郎,结果却嫁了情郎的爹。这段孽缘由袁静雪记载,袁克文自己在《辛丙秘苑》倒还大方称赞叶氏:“婉娈明靓,柔质丰仪。十七来归,先公极爱宠之。”

七姨太张氏是大姨太身边的侍女,后来被送给袁世凯当小妾。张氏没有子女,因病早亡。按袁家规矩只能被称为“姑娘”。八姨太郭氏自小和母亲一道在青楼生活,后母亲去世,郭氏因为葬母亲和抚养弟弟欠债,放言要卖身。袁克文从相好的青楼女子处得知郭氏一事,和养母大姨太沈氏商量后将郭氏献给袁世凯。大姨太先后给袁世凯献了两个小妾,五姨太杨氏不知是争宠还是跟风,也把自己的丫头刘氏送给了袁世凯。至此,袁世凯年过五旬,有了十个太太,他大概没有想到自己却活不过六十。

小儿转移性骨肿瘤医院

呼和浩特市左下腹痛医院

福州市妊娠合并多囊肾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