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棉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董其昌的书画成就0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8:19:25 阅读: 来源:玻璃棉家厂家

董其昌(1555—1636),明代书画家。字玄宰,号思白、香光居士。华亭(今上海闵行区马桥)人,曾居松江。公元1589年,(万历十七年)三十四岁的董其昌举进士,开始了他此后几十年的仕途生涯。与睢阳(今河南睢县)袁可立同科,后来成为挚友,在蓬莱阁上留下了著名的《观海市诗》碑刻。他当过编修、讲官,后来官至南京礼部尚书,太子太保等职。他对政治异常敏感,一有风波,他就坚决辞官归乡。

董其昌收藏甚丰,曾搜集鉴赏过历代书法名迹,并汇刻成《戏鸿堂法帖》。那么,董氏是如何收藏和鉴定书画的?他的收藏与艺术之间有何千丝万缕的联系?

所藏备各家不羡米家船

董其昌生活在富饶水乡的江南,且官至南京礼部尚书,因此能自由出入内廷,广结豪权富贵,与各地书画收藏家及书画商人都有密切的往来,使他不仅有机会饱览江南私人藏家所收藏的项元汴、项希宪、韩世能历代书画册名迹,更有机会看到皇家内府的藏品。这为他的私人书画收藏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条件。

董氏收藏的古代传世法书及名画相当丰富,在当时颇负盛名。沈德符说他是“箧笥所藏,为时所艳”。如董氏收藏的历代名迹当中就有元黄公望著名的《山居图"target="_blank">富春山居图》,并为之题跋。此外,还珍藏有董源的《潇湘图》、《溪山行旅图》、《龙宿郊民图》、《夏山图》等四幅山水,并以“四源堂”名斋。他曾说道:“余藏北苑画。有《潇湘图》、《商人图》、《秋山行旅图》,又二图不著其名:一从白下徐国公家购得,一则金吾郑君与余博古。悬北苑于堂中,兼以倪黄诸迹。无复于北苑著眼者”。从中既可反映出董氏书画的来源途径,又足见其收藏的精富。

事实上,据文献记载,经董氏鉴定收藏的历代名人画作达五六百件之多。董氏利用声望资财,逐渐将一大批珍贵的经典字画收入自家囊中,并筑“戏鸿堂”藏之。《画禅室随笔》有详细的记述:“董北苑(源)《潇湘图》,江贯道《江居图》,黄大痴《富春山图》,董北苑《征商图》、《云山图》、《秋山行旅图》,郭忠恕《辋川招隐图》,范宽《雪山图》、《辋川山居图》,赵子昂《洞庭东山图轴》、《高山流水图》,李营丘(成)《着色山图》,米元章(芾)《云山图》,巨然《山水图》,李将军《蜀江图》,大李将军《秋江待渡图》,宋元人册页十八幅,右俱吾斋神交师友。每有所如,携以自随,则米家书画船,不足羡矣”。由此可见董氏收藏的规模,然而这些竟然还只是其所得的冰山一角。

董氏收藏如此多的艺术品,但在收藏习惯上却和其他收藏家不同。他很少在个人藏画上钤盖收藏印,而代之以题跋。又由于其在当时名望极高,所以很多人都愿将自己的藏品请董氏过眼且题上跋语。《容台集》中就记载了曾请董其昌为自己鉴定书画并作题跋的藏家,有:项新德、冯梦祯、汪珂玉、黄元、杨公兖、吴民部、吴正治、唐君朱国盛、潘允端、高弘图、王肯堂、张羽、何宇度、李伯襄、吴廷、汪宗孝、冯诠、杨寅秋等等。这不仅是对其的信任,更重要的是对他高超鉴定水平的认可。

除了绘画,董其昌还热衷于传世法帖书迹的收集。他在49岁时将收集的大量晋唐名人遗迹法书评定题跋,编为《戏鸿堂法帖》、《宝鼎斋帖》等,并且摹勒上石。他还将获得的《绛帖》与古帖进行了比较:“宋拓绛州帖。乃官奴嫡冢故佳。本在汝帖长沙之上。昔人得古帖数行,专心学之,遂以名世。况此本已具各体。既不完善比之威凤一毛,可藏也。”此外,他还收藏了圣教序,《石续》卷二十九之董其昌论书册有言:“余家所藏名迹,以怀仁圣教序为至佳,其次褚临楔帖。万历癸丑(四十一年)。”然明代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三月就爆发了“民抄董宦”事件,因民众积愤突发,焚烧董氏住宅和白龙潭书园楼,《戏鸿堂帖》刻板等被毁,董氏所收藏的书画亦损散不少。

知古人得失循源流鉴定

经济的发达催生出了商人中的儒商群体,造成了书画艺术品市场的高度繁荣,并进一步激发了江南百姓鉴藏风尚的流行,亦滋生了书画造假的泛滥。正如《画旨》所言:“今宋元名笔,一幛百金,鉴定少讹,辄收赝本。”因此需要鉴定家来排除这些伪作。

董其昌作为鉴定大家在当时是众所周知的。收藏家汪珂玉曾说他善鉴,并记录某次汪氏得到一幅宋人陆广的山水画时特别兴奋,于是将另一幅祖传的陆广山水画一并请董其昌再作鉴定。董其昌展卷即认为这两幅山水原系一轴所割裂。众人不信,此时装裱工将两幅画投入池中,不久其中一幅伪款立刻洗出,而另一幅字迹终不褪,观者无不叹服董其昌的眼力。

事实上,董氏所鉴定的字画极多而庞杂。董氏进入京城后不久就结识了官僚收藏大家韩世能以及文人冯梦祯等人,这为他的鉴赏提供了众多的珍贵实物。其中书法上有著名的西晋陆机《平复帖》、米芾与二王的系列书作摹本、颜真卿以及张旭、怀素等人的作品;绘画上更为丰富,除了回乡后“大搜吾乡元四家之作”外,他还鉴赏题跋了米家父子的墨戏、江南董巨、北方荆关李成,甚至十分有幸见到了王维和李思训等人的画作。而这些藏品往往被董氏一借数月甚至经年,朝夕临摹赏鉴不已。

其实董其昌题跋鉴定过的法书名画远远不止这些,在董其昌的《画禅室随笔》中能够看到其题跋过的法帖有:《绛帖》、《保母帖》、《黄庭经》、《题颖上禊帖后》、《云麾将军碑》、《小王洛神赋》、《群玉堂法帖》、大令《辞中令帖》、许子敬《兰亭帖》、王询帖、《虞伯施积时帖》、米芾《评纸帖》、孙过庭《千字文》、《范牧之兰亭》、鲜于枢真迹、智永帖、赵子昂《过秦论》、张旭《草书》、欧阳询《千字文》、苏轼《黄州寒食帖》和《赤壁赋》、颜真卿《送刘太冲帖》、索靖《出师颂》等20余种之多。

董氏流传的画语和题跋,虽然都是三言两语的简洁随笔式论断,如著名的《平复帖》与《古诗四帖》分别被董氏以自己权威的话语定为陆机和张旭,以至于今天的学者们还是为此争讼不已。然而,他书画鉴定的方法却十分多样。其鉴赏的主要方法是从笔墨特征出发。他时常会利用笔墨进行推导,比如对唐代王维绘画的鉴别就是通过熟悉各家皴法,从而达到“知古人得失,循流溯源”,最后印证出王维绘画的面目。

同时他还运用风格技法的比较方法进行鉴别。如对倪瓒画作的鉴赏:“作云林画,须用侧笔,有轻有重,不得用圆笔。其佳处,在笔法秀峭耳。宋人院体,皆用圆皴。北苑独稍纵,故为一小变。倪云林、黄子久、王叔明皆从北苑起祖,故皆有侧笔。云林其尤著者也。云林山皆依侧边起势,不用两边合成,此人所不晓。”

然而,鉴定书画毕竟是多种方法的综合运用,特别是对于董源画作,就不能以单一方法鉴定。董氏认为北苑画“笔法如出二手……无复同者,可称画中龙”。遇到这类情况的时候,董氏往往就不能单单凭借比较之法了。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诗文书画兼通的文人,董氏很善于从诗意中揣摩画意,从而加以鉴赏品定。在鉴赏王晋卿(诜)画作时,他利用东坡对他的题画和诗来判断画作的真伪,认为“与诗意无取,知非真矣。”另外,对于不知名画家作品的鉴赏,也多利用自身的绘画和直觉经验与格法入手:画人物须顾盼语言,花果迎风带露;禽飞兽走,精神脱真;山水林泉,清闲幽旷;屋庐深邃,桥渡往来;山脚入水澄明,水源来历分晓,有此数端,即不知名,定是高手。

董其昌对晋唐以来传世的书画名迹作了详细的鉴定,不仅在他大量的题跋中记载了作品的真伪,还把目前我们无法看到的或已经散佚不存在的作品都著录出来,为古代书画传世品的研究提供了宝贵材料。

电热水器批发

挤出在线旋切机

二人位洗手池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