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棉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被告大小威矛头指向老爸老威廉姆斯罪名难以洗脱_[瓦罗兰#]

发布时间:2021-06-03 18:33:06 阅读: 来源:玻璃棉家厂家

原告:“性别大战”主办方CCKR公司控诉事实<父亲理查德·威廉姆斯于2001年和该公司签订合同,承诺两个女儿将出席该公司举办的一场“性别大战”,但承诺一直没有兑现。当初双方约定,比赛预计收入4500万美金,而收入的80%将归属父亲的公司。

原告:“性别大战”主办方CCKR公司控诉事实<父亲理查德·威廉姆斯于2001年和该公司签订合同,承诺两个女儿将出席该公司举办的一场“性别大战”,但承诺一直没有兑现。当初双方约定,比赛预计收入4500万美金,而收入的80%将归属父亲的公司。

被告:威廉姆斯姐妹,父亲老威廉姆斯反驳理由<两姐妹从来都是自己签署商业合约,任何第三方都没有代替的权利,包括她们的父亲。而且姐妹俩明确表示,从未向父亲答应过将出席该比赛。

特约记者高飞报道威廉姆斯姐妹当过演员,当过设计师,网球之外,她们有很多角色,如今又新添了一样——被告。12月7日,美国佛罗里达州棕榈滩法庭的被告席上,这对网坛第一姐妹表情呆滞,旁边她们的父亲理查德·威廉姆斯拉长着一张脸——原告就站在对面,一个名叫CCKR的主办体育赛事的公司,负责人对法官说,威家几乎骗走了他们4500万美金。

事实其实没有4500万这个数字这么耸人听闻。从法律上看,这只是一起再常见不过的商业合同纠纷。大小威的父亲当初答应人家女儿会去参加他们的比赛,但最后女儿不去,只能爽约。问题的关键只在于,那个承诺是老父亲代两姐妹应下来的,父亲答应的事到底算不算数?威廉姆斯姐妹的回答是:不算。大威毫不留情地说:“我的合同,我都自己签。我自己做决定,没人能够代替我。”辩护律师的证词更严谨:即便是她们两人的经纪公司,全球知名的IMG,也无法代替两个人做决定。她们没有承诺出席这个赛事,所以父亲单独所作的任何承诺都是未经授权的。她们甚至还用贬低赛事的办法,来说明俩姐妹有多么不可能参加那项赛事。“对于她们这样的巨星来说,这比赛简直就是项赔本的生意,和一个45岁的老男人打比赛,能给她们什么荣耀和满足?”

45岁的老男人,指的是约翰·麦肯罗,事实上他比律师说的更老,这位美国网坛名宿今年已经46岁。1999年的时候,麦肯罗曾经在性别大战中向威廉姆斯姐妹发出过挑战,但IMG声称,当时问询过两姐妹,她们都拒绝了。麦肯罗还认定,他能在当初那场性别大战中击败威廉姆斯姐妹。原告方甚至考虑让麦肯罗出庭作证,但这样的证词,除了证明比赛的价值外,对案件本身显然没有多大用处。

对于威廉姆斯姐妹将自己洗脱得一干二净的做法,赛事组办方当然不同意。因为当初的合同规定,比赛如果真的赚了4500万,收入的80%将归老威廉姆斯的公司所有。而早在合同签署之前,老威就表示已经和女儿谈过,并且形容小威当时“十分兴奋”。小威对此也进行了反驳,说根本没有答应这回事,而且当天就告诉父亲自己不想去。

姐妹俩的全盘否认无疑将所有的矛头全都指向了素来口碑不佳的那位老父亲。理查德培养了两个世界第一,但是从一开始,他就毫不讳言用网球来赚钱的初衷,就连辩护律师也承认,老威廉姆斯从小生长在穷人区,9年级就辍学,对于赛事方面不合常规的签约行为,他只是显示了“乐于助人”的本性,并且声称,对方利用了他们之间的友谊。事实上,双方并不存在所谓的友谊,他们只是经人介绍认识,CCKR公司两个负责人,其中一个的弟弟是职业球手,是他为两方搭上了线,而即便是他和老威廉姆斯的交情也只是一般。

责任在谁已经很明显,不过姐妹俩是否会眼睁睁看着老父成为这场官司的牺牲品将是最大的疑问。一家人在这场官司中请了两个律师,父亲单独一个。姐妹俩的律师指出,自1999年之后,两人有关体育的商业事务都交给了IMG打理。老威廉姆斯也顺着表示,在答应对方之前,他也申明过要经过IMG这一关。“我的角色,只是父亲。”只要摘掉了经纪人的帽子,毁约的罪名就容易洗脱得多。

这场官司将进行一个月,威廉姆斯姐妹并非每次都得出庭受罪,12月2日第一次开庭时,她们就借故有一场慈善赛而申请了缺席。原告目前并没有透露要求赔偿违约的具体金额,但所谓的4500万显然不太现实。

经济型平涂地坪漆

正规转马型号

武汉市厂房荷载检测单位

深圳厂房装修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