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棉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畅游高管解读财报无私有化方案

发布时间:2020-02-12 18:43:59 阅读: 来源:玻璃棉家厂家

导读:泛娱乐类游戏IP很有价值,但其商业潜力仍有待挖掘。

4月28日,畅游公布了截至未经审计的2015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畅游第一季度总营收2.09亿美元,同比增长15%。不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算(non-GAAP),归属于畅游公司的净利润为5,200万美元,去年同期净亏损1900万美元,同比扭亏。

财报发布后,畅游联席CEO余楚媛和陈德文、COO洪晓健,以及CFO周晶等公司管理层召开电话会议,解读财报要点并回答分析师提问。

以下为本次电话会议分析师问答环节主要内容:

巴克莱资本分析师艾丽西亚·雅普(Alicia Yap):我的问题是关于公司第二季度业绩预测。由于畅游第二季度业绩预测相对疲软,这其中有多少来自《天龙八部3D》端游的影响。随着该游戏逐渐进入成熟期,畅游的季度收入估算是否可以达到5000万美元?另外,《魔剑之刃》这款新游戏的表现如何,以及与《天龙八部3D》相比的表现。

陈德文:首先,关于《天龙八部3D》端游,第二季度,我们预计收入是在8000万美元左右。整体上讲,第三和第四季度应该会进行下调,但整体数字波动不会太大,将会继续实现较为稳定的增长。对于端游产品来说,第二季度十分特殊,是季节性下滑,因为我们通常都是在第一季度展开游戏推广活动。所以,不会对整体的收入结构造成影响。

关于《魔剑之刃》,这是畅游首款自主开发动作手游,仅上线72小时,我们仍在继续进行观察,我们预计,该游戏每月收入将在3000万元人民币左右。

瑞士信贷分析师施加龙(Jialong Shi):我的问题还是关于畅游第二季度财测。如果我的理解正确,第七大道业务出售交易目前尚未完成。因此,我认为,即便只占营收的一部分,畅游也仍能够将第七大道的营收并入第二季度业绩中。我想知道,为何畅游没有将第七大道的营收计入第二季度财测中?

周晶:出于保守考虑,我们并没有计入七大道营收,原因在于,第七大道的营收正在下滑,对于我们来说,其绝对值并不会对公司营收带来较大影响。而且,该出售交易的最终完成时间仍未知确定,我们不会将其计入第二季度财测中。

施加龙:关于第七大道在此次交易中的估值数据?

周晶:对此,我们不方便透露。

美银美林分析师梁伟亮(Eddie Leung):我的问题关于畅游未来的投资战略。第七大道出售交易之后,畅游未来时候将继续加强公司的产品研发能力,特别是在今年下半年,畅游是否计划为公司平台纳入更多的工程师人才?你们认为,畅游目前的员工数量是否足够支撑未来几个季度的业务需求?我认为,PC游戏市场相对较为稳定,对于移动游戏市场,畅游是否需要招聘更多员工,或者收购其他移动游戏开发工作室?

周晶:我们目前没有任何计划对研发部门进行人员扩张。在新产品的开发及新类型移动游戏的测试方面,我们将会非常谨慎。

八六证券研究分析师:能否谈谈如《天龙八部》等MMORPG(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PC端游及其他页游游戏,在畅游第一季度总营收中所占比例?

陈德文:第一季度PC端游的收入同比有所下降。主要是除了《天龙八部》之外,其他老游戏的收入下跌,《天龙八部》的表现仍相对平稳。页游的话,因为游戏上线时间较长,因此游戏收入相对下跌。

麦格理集团分析师赫尔曼·陈(Herman Chan):我的问题关于手游的代理战略。第一个问题,首先,管理层能否谈谈畅游未来的海外游戏代理策略,比如引进标准,以及想要代理的海外游戏类型等。其次,如果畅游要成为第三方游戏代理商,鉴于中国市场目前的激烈竞争,特别是对于质量较高的游戏,畅游如何能胜过竞争对手?

陈德文:到目前为止,从中国手游市场的整体收入占比来看,其并非是一个输入型市场,也就是说,除了Supercell之外,海外手游在中国市场的收入占比仍较低。因此,我们将谨慎对待海外游戏的引进。在海外手游的选择方面,我们将追寻两个原则,第一,在中国有强大的品牌号召力,比如漫威题材的游戏;第二,该游戏有巨大创新,或在海外已取得巨大成功。只有符合这两个标准,才会成为我们所选择的目标。

然后,从客户端游戏到单机游戏,在PC端上与EA及育碧等全球知名游戏厂商,都保持了非常好的合作关系。很幸运的是,进入手游时代,这些游戏厂商也顺利过渡到了手游,也成为手游大厂。所以说,畅游跟他们之间的这种基于PC端游戏的合作关系,能够让我们比国内其他厂商更早一步了解到这些大厂开发的游戏大作,并且在游戏代理上,我们也能够比其他游戏厂商具有更多的先发优势。

赫尔曼·陈:中国市场目前还有很多其他的优秀的手游发行代理商,比如网易,腾讯及中手游等,相比之下,畅游有哪些优势?

陈德文:在与海外厂商沟通时,我们会谈到以下这些优势。首先,海外手游进入中国之后,所面临的第一个问题便是本土化。 本土化需要对原游戏进行很大的调整及修改,以及对付费结构的调整等。从这方面讲,是发行运营公司非常难构建的能力。

只有从端游时代成功引进海外端游的企业,才拥有这样的团队和能力。因此,你刚才举例的那几家游戏厂商,似乎都没有类似的经历。而畅游从2012年起,便一直从海外合作伙伴处引入端游。因此,在大型游戏中国市场本土化调整方面,我们具备非常强的能力和优势。这也是目前,我们在与海外大厂合作时,他们比较看重的方面。

高盛集团分析师刘凡(Fan Liu):在今年初的大裁员之后,畅游有哪些移动互联网平台战略计划?面临哪些挑战和机遇?另外,畅游今年有哪些重度移动手游战略?

陈德文:对于公司的移动互联网战略,我们首先对公司以往项目进行了梳理,现在开始了货币化进程。从第一季度的情况来看,进程表现较好。另外,在移动互联网新产品方面,过去两个月,我们也花了大量的时间对未来进行规划。从畅游的角度来说,我们首先制定了大方向,其次对现有的开发团队进行了梳理。因为我们认为,只有正确的方向加优秀的团队,才有可能在未来的竞争中获得胜利。在移动互联网新产品的开发商,我们将会采取积极谨慎的态度,会用精益创业的方式,快速迭代,根据用户流程及反馈情况,来决定下一步资源的投入。

畅游移动游戏部分负责人郭可:畅游的重度手游产品布局,是基于MMO产品基础架构所开发的。在此基础上,我们会对市场进行细分。首先是从《天龙八部》端游延伸出的社群类市场类型,这是PC端最大的细分市场。第二个细分市场是来自我们的新上线游戏《魔剑之刃》,这是我们第一次尝试开发的动作类游戏。目前该游戏的游戏体验和用户流程,达到了我们先前的设定目标,所以,我们将会在此基础上将其扩展为MMO架构的新游戏,这是我们接下来会尝试的动作类游戏细分市场。最后一个细分市场,也是端游类比较重要的细分市场,即国战类,该类型游戏对抗更强,在线人数更多。面对这个细分市场,我们有两款游戏正在研发当中。除了在细分市场的先发优势之外,我们还会寻求技术方面的突破。我们正尝试将全新引擎技术应用于移动端游戏的开发中,我们争取在下一个阶段的游戏开发中,将该技术应用于重度手游开发中。

中金国际分析师娜塔莉·吴(Natalie Wu):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关于畅游的移动游戏策略。目前,有很多企业都在购买游戏IP,特别是泛娱乐化游戏。我听说,前些天《奔跑吧兄弟》也在贵公司取景拍摄。那么,对于这种购买IP,进行孵化及泛娱乐化IP,管理层有何看法?第二个问题是,鉴于目前较为良好的市场情况,畅游管理层是否有考虑,私有之后回归A股?

陈德文:从我们现在对整体市场情况的观察,对于手游而言,用户最先选择的会是品牌号召力强的产品。而拥有强大IP的游戏,就具备了强大的品牌号召力。也就是说,IP就等于用户。但是有一个关键性问题,比如你所提到的泛娱乐IP及综艺性节目,比如《奔跑吧兄弟》及《爸爸去哪儿》等泛娱乐综艺性IP。对于此类型IP,不可否认的是其IP号召力,及对同品牌手游下载量的推动。但问题在于,这部分IP所影响的人群及群体,并非当前中国游戏开发商所能普遍理解的付费用户群体。所以,此类游戏很难实现付费。根据以往材料,类似的综艺类节目手游下载量很高,但却很难看到此类游戏具体的收入信息。因此,泛娱乐类IP很有价值,但其商业潜力仍有待挖掘。

周晶:搜狐是畅游的最大股东,而搜狐并没有此类私有化方案。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阿尔文·蒋(Alvin Jiang):我有两个问题。第一,管理层能否谈谈与大宇的合作,会有多大影响?会为畅游带来哪些IP?对畅游下半年的营收将会有多大贡献?第二个问题,关于手游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以及手游和端游的利润率水平。

陈德文:我们和大宇之间的合作,最早开始于单机游戏在国内发行的合作,进而扩展到IP和版权之间的合作。我们目前和大宇之间的合作主要是《轩辕剑》,畅游独占《轩辕剑》的全球IP,也就是说,畅游独占《轩辕剑》的手游开发权。另外,畅游拥有大宇旗下另一款游戏品牌《仙剑奇侠传》二代至六代的所有改编权。

阿尔文·蒋:一代是在腾讯那边,是吗?

陈德文:应该这样讲,一代已经改编完成。你之前看到的中手游发布的《新仙剑奇侠传》就是一代的版权。

周晶:关于你第二个问题,在我们的总营收中,移动营收占比30%。我们认为,随着更多手游产品的推出,该比例将会继续增加。

阿尔文·蒋:上季度的比重是多少?

周晶:上季度为25%。另外关于手游和端游的运营利润率水平,端游是手游的2-3倍。

赣州实验室设备公司

抗菌防霉检测

伟伦视力筛查仪